[hp同人]相伴而生番外 作者:三千琉璃

  小包子番外:原来乱伦是家族传统

  这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当voldemort正式入主了魔法部,当哈利已经成为霍格沃兹的黑魔法防御教授以及史上最年轻的副校长。
  当我们曾经的小红眼兔子与小绿眼猫咪已经有了孩子,当年那两个俊秀的少年,正式成为了孩子们的爸爸和叔叔。
  “voldy,要吃点心吗?”已经成人的哈利还是很贪吃,还是很喜欢在voldemort办公的时候为他送去美味的点心。
  voldemort微笑着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将哈利拉入自己的怀中,揽住他的腰肢,任他骑坐在自己的腿上,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自己法定伴侣的喂食。
  “voldy。”哈利将自己的手指从voldemort的口中缩回,迅速地捏起一块点心塞了过去,牢牢地堵住了那张如主人一般色 情的嘴。
  “嗯?”voldemort慢慢地咀嚼着口中的食物,双手顺着哈利的腰线来回徘徊,颇为惬意地吃着某人的豆腐。
  “你觉不觉得———”哈利暂时无视了voldemort的动作,向伴侣提出了心中的疑惑,“克里斯和安德最近有些奇怪。”
  “哦?”voldemort慵懒地挑起了一边的眉,“小孩子不都是这样,哪里奇怪了?”
  克里斯和安德当然就是这对夫夫的双胞胎儿子,他们今年已经十岁,再过一年就可以去就读霍格沃兹。
  “不对。”哈利认真地想了想,重又摇了摇头,“不太对劲,从几个月前开始他们就老是一起关在房间里,门上居然还施了警戒咒语,该不会是在做什么不好的实验吧?”
  “安德有可能,克里斯不会。”voldemort笃定地回答道,他们的孩子相貌与他们年少时极为相似,眼睛却于他们不同,年龄稍大的克里斯左眼是红色右眼是绿色,而安德正好相反。
  “为什么这么说?”哈利眯了眯眼,一脸怀疑地盯着voldemort。
  voldemort颇为自信地勾起了嘴角:“因为克里斯像我。”
  “你什么意思?”哈利扔下手中的盘子,一口咬在了voldemort的耳朵上,狠狠地磨牙,“因为安德性格像我所以会做不好的实验吗?”
  “我可没这么说。”voldemort的手顺着耳朵撬入了哈利的口中,指尖敲了敲某人健康的牙口,示意他放松。
  哈利冷哼一声,松开voldemort的耳朵,一口叼住他乱动的指头,模模糊糊地嚷道:“这么不关心自己的孩子,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
  voldemort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揉了揉哈利凌乱而柔软的黑发:“相信我,我和你一样关心着自己的孩子。”
  “这么说?”哈利放开voldemort的指头,眼睛闪闪发光地紧盯着voldemort的红眸:“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voldemort在被套话成功后,很无奈地点了点头。
  “告诉我。”不是请求,而是陈述语气,voldemort清楚,哈利的潜台词是“如果不告诉我就做好一个人睡沙发一整年的准备”。
  于是,“乖儿子,我对不起你们。”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voldemort掏出魔杖召唤来了一个冥想盆,“但是看完以后不许大发雷霆。”
  “好。”哈利没什么诚意地点头答应,无论如何先弄清楚真相再说。
  voldemort从自己的脑中扯出了一根银丝,放入冥想盆中:“看看吧,其实真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哈利直接无视了voldemort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快速地将头埋入了冥想盆中。
  这是———安德和克里斯的卧室,与他们一样,他们从小住在一起,并且直到现在都未分开。
  哈利感觉自己仿佛是从半空中俯视整个卧室,并且听不到任何声音,不禁腹诽,voldemort这个偷窥狂,不知又使用了怎样的监视魔法。
  很快,他看见他心爱的两个孩子一前一后地从浴室出来了,与他和voldemort不同,他们的感情相当好,直到十岁还一起洗澡,真是……
  咦?安德的脸色怎么那么红?
  哈利注视着自己的小儿子,他的脸上有着不太正常的桃红色,而他的大儿子克里斯正紧紧地扶着自己的兄弟,真是友爱啊,比voldy那个笨蛋好多了。
  该不会是在洗澡的时候打水仗打太久了吧?
  哈利好奇地注视着对比相当明显的两个儿子,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两个孩子的体力差那么多?看来要帮安德补补身体了。
  很快,两兄弟走到了床边。
  看着被克里斯扑倒在床上的安德,哈利勾了勾嘴角,有些好笑,都这么大了还喜欢打枕头仗吗?
  然而,接下来他们的举动让哈利变了脸色,克里斯居然从枕头下掏出了两瓶魔药,一瓶递给了安德,一瓶自己灌入了口中。
  该死的,那不会是无梦药水之类的会上瘾的魔药吧?
  魔药的效果出乎哈利的意料,居然是———增龄剂。
  哈利有些呆愣地注视着那个变成了少年模样的大儿子,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安德摇了摇头,似乎在反对着什么,克里斯一把拿过了他手中的魔药,灌入了自己的口中,而后,覆唇上去。
  他们,居然在接吻!!!!!
  哈利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从小养大的两个孩子,居然在他面前接吻,不,如果仅仅是接吻的话是不需要增龄剂的。
  不多时,安德的脊背展露在了他的面前,纤细的身材展露着美好的线条,皮肤白皙到几近透明,如早晨最清澈的露珠。
  “这两个混蛋!”
  哈利猛地从冥想盆中抽回神来,在激动之下整个地掀翻了冥想盆。
  “哈利……”voldemort连忙双手抱住哈利的腰,阻止着爱人过激的举动。
  “你给我放开。”哈利掏出魔杖,抵住voldemort的额头,绿色的眸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我可以放开。”voldemort轻叹了口气,微微地放松了双手,“但是你要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哈利的脸愤怒到通红,他狠狠地瞪着voldemort,“当然是去教训那两个小兔崽子,你为什么还可以这么冷静,你究竟把不把自己当成一个父亲?”
  “我当然是一个父亲。”voldemort伸出一只手拨开哈利的杖尖,“但是哈利,你想以什么立场阻止他们?”
  “什么立场?”哈利怒极反笑,“我是他们的父亲,而他们是兄弟,怎么能……”
  voldemort按了按眉心:“哈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也是兄弟。”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哈利怔愣在了原地,的确,他和voldemort也是双胞胎兄弟,也是从小一起长大,但是……
  voldemort趁机重新抱紧了哈利,让他贴自己更近:“好了,哈利,我已经确认过了,他们确实真心喜爱着对方,如我们当初和现在一样,我觉得我们没有理由去拆开一对真心相爱的情人。”
  “可是……”
  “这也没什么不好。”voldemort灵活的手指钻进哈利的衬衫,来回摩挲着,“起码slytherin的血脉可以纯粹地延续下去,也许他们也能生对双胞胎也说不定。”
  “你难道想把乱伦作为我们的家族特点吗?”哈利在voldemort的唇含上自己胸前茱萸的瞬间倒吸了口气,喘息着咬牙切齿。
  “反正有生子魔药这种东西。”voldemort的手指顺着哈利的腰线慢慢下滑,钻入了他的裤中,“连老蜜蜂他们都能有个正常的孩子,我们的儿子也绝对没问题的。”
  “实在不行。”voldemort顿了顿,而后低低地笑出声来,“我们再生几个孩子吧。”
  “闭嘴,你个混蛋。”哈利的喘息渐渐急促起来,屋中的气氛顿时变得火热和暧昧起来。
  “等等……”哈利一把抓住voldemort的手。
  “什么?”正吃到一半的voldemort继续着自己的用餐大业,心不在焉地回答。
  “他们到底谁在下面?”
  “……像你的那个。”
  “这样不行。”哈利一把抱住voldemort,狠狠地反扑他将他压倒在了地毯上,“我不能让这个成为我们家族的传统。”
  “哈利,你可真是热情。”voldemort挑了挑眉,殷红的眸子因情 欲而愈加暗色。
  “voldy,今天让我在上面吧。”
  “可以。”
  “混蛋,不是这种在上面。”哈利炸毛中。
  “那是哪种?”voldemort装傻中。
  里德尔庄园的下午,和平无比……春色无边。

  韦斯莱番外:妻控和子控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兰尼·韦斯莱今天很忧郁,即使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傲罗,为无数新人所尊敬,同时他还是魔法部部长和霍格沃兹副校长的老同学,亦是巫师界近年来崛起的最大商业集团———哈拉尔德集团boss的好友。
  然而,这些都不能阻止他此刻的忧郁。
  兰尼仰首四十五度、半明媚半忧伤地透过屋顶在幻想中望向天空,觉得那湛蓝的天空———可真像昨天亚瑟那臭小子刷在墙上的麻瓜油漆,那金色的太阳,不太像艾琳今天早上再一次煎糊了的鸡蛋。
  “别拦路。”已经成为韦斯莱夫人的艾琳一脚将正坐在实验室门口的踢开,大步走了出来,身上是浓浓的清苦魔药味道。
  “艾琳……”兰尼就地一滚,一把抱住了自己气势强大的妻子的双腿,“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亚瑟那臭小子虽然是个小坏蛋,但毕竟是我们的亲生孩子啊,还有西弗勒斯,虽然阴沉了一点,但也算是个好孩子啊,他们这一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艾琳,怎么办啊?”
  艾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抑制住自己想做寡妇的冲动:“冷静点,兰尼·韦斯莱,他们只是去霍格沃兹上学,不是进阿兹卡班。”
  “怎么能冷静啊?”兰尼的泪流成了前天刚吃的意大利面,“万一他们被哈利家的两个臭小子欺负怎么办?万一小西弗勒斯成为了slytherin怎么办?额,不,艾琳,我是说韦斯莱家族从来没出过slytherin,绝对不是在说我后悔娶你———”
  兰尼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妻子浑身蔓延而出的黑气以及那双如切割魔药材料时一般充满杀气的眼睛:“艾琳……啊……”
  艾琳看着抱头装死的兰尼·韦斯莱,很无语地抽了抽嘴角,转身走去了家中的书房,家中的两个孩子在今天中午终于登上了入学的火车,而兰尼则从前一天就开始抽风,无故请假旷工不说,还整天地在家里发疯,昨晚更是突发奇想说是想去霍格沃兹应聘魔药教授一职,代替早想退休的斯拉格霍恩教授的职务。
  让他去当魔药教授,霍格沃兹就等着倒闭吧!
  艾琳·韦斯莱毫不客气地冷哼了一声,开始给她的老同学———霍格沃兹的现任副校长写信,至于那位正校长?哼,从她拿某些人灵魂交换时期的记录去和那个老不羞做交易后,他就一直躲着从不出现。
  “艾琳啊……啊……”
  艾琳皱了皱眉,无视了某人的挠门声,打开窗户让兰尼那只名叫卡宾的黄褐色猫头鹰飞了进来,任它叼走手中的小饼干,停在身边的书柜上。
  “艾琳……”不知何时,某位红头发的笨蛋狮子已经转到了书房的窗边,顺着窗户往里爬。
  “兰尼·韦斯莱……”艾琳眯了眯眼睛。
  “什么?”兰尼努力地将大半个身子伸进来。
  艾琳深吸了口气,面无表情,黑曜石般地眼眸却更加暗色:“这里是二楼。”
  “放心吧,亲爱的艾琳。”兰尼别了别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别为我担心,我顺着藤蔓爬上来的。”
  “二楼下面是什么?”艾琳缓缓地从口袋中掏出魔杖。
  “是你的药材园。”兰尼相当快速地回答道,直到几秒后,脸色骤然猛变,“不,艾琳,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用魔法将某人甩到了远离花圃的大树上,艾琳直接清除掉了信上原本所写的内容,干净利落地写上了这样一句话:“我答应你之前的提议。”
  几天后。
  “不,艾琳,你不能抛弃我。”早晨一起床,还戴着睡帽的某只在偷看了妻子的信件后正式爆发。
  “唔,别吵。”忙碌到很晚直到早上才休息的艾琳皱了皱眉,往被子里缩了缩。
  “艾琳……”兰尼一下扑上了床,从被子中掏出了他有些瘦削的小妻子,熊抱住,“不许去。”
  “兰尼?”被逼从睡梦中醒来的艾琳没有了平时的强势,反而有些迷糊,因为长时间的熟睡,平素白皙的脸颊带着些许的红晕,“你说什么?”
  “我说不许抛弃我去当那个什么教授。”兰尼趁某人恍惚间将自己的唇贴到了对方的耳朵上,轻轻厮磨。
  艾琳被兰尼的呼气弄得有些痒,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话语中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是魔药学教授。”
  “反正不许去。”兰尼有些负气地咬住艾琳的耳朵,“那里的小坏蛋和老坏蛋一大堆,你会被欺负的。”
  被缠得紧的艾琳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满脸妒意的丈夫,翻了个白眼:“韦斯莱先生,如果你大脑没出问题的话,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反正就是不行。”兰尼抱得更紧了,满脸委屈,“你和那两个小子都跑去霍格沃兹了,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太过分了。”
  “韦斯莱先生。”
  “什么?”
  艾琳一把揪住兰尼的耳朵:“去仔细看看你刚才偷看的信!”
  兰尼又蹭了蹭艾琳,明显不想再去看看那封让他心灵受伤的信,却无奈与艾琳气势的强大,只好勉强爬下床从垃圾桶中翻出了那张已经被他轰成了渣的信的碎片,而后,恢复一新。
  “啊……”兰尼这才发现在信尾还有一小句话是他刚才没看过的。
  “ps:如果你想携带你家的特殊试验品的话,我们将会为他开放临时居住的权力。”
  这个是?
  兰尼歪了歪头,瞬间明白了过来,扔开信一下跳到了床上重新抱住了他心爱的妻子:“艾琳,这样我们就可以去看着那两个臭小子了,你真是太可爱了,mua~。”
  艾琳有些无奈地拉着兰尼的睡衣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明白的话就给我走开,我们中午才要动身,我还要睡一会。”
  “嘿嘿,艾琳,既然醒了,让我们做些别的事情吧。”
  “给我滚开。”
  ……
  与此同时,霍格沃兹某对兄弟几乎同时打了个寒噤。
  如艾琳最初所预料到的那样,亚瑟进入了gryffindor,而西弗勒斯进入了slytherin,然而这并不影响什么,她们只是她的孩子,仅此而已。
  不久之后,他们一家四口将在霍格沃兹重聚。
  而他们和他们的朋友的下一代,也许会如同他们所有人年轻时一样,联手创造出另一个故事,一个只属于孩子们的全新的故事。
  这样,就够了。

  老G和老D番外:我是你爸爸不是你爷爷

  如果要说整个魔法界最英俊多金的人,那无疑是现任魔法部部长voldemort殿下和他的副校长伴侣,如果要说整个魔法界最不能得罪的人,那么无疑要数本世纪最强大的魔药大师艾琳·韦斯莱和他那容易吃醋的丈夫,是的,当一个傲罗总是趁着职务之便撞破玻璃闯进你家,你绝对会后悔曾经找他的妻子搭过讪。
  最后,如果要说整个魔法界最神秘的人,那么霍格沃兹的现任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先生当之无愧。
  什么,你问为什么?
  哦,如果一个校长一年到头不在霍格沃兹出没的话,相信我,你也会觉得他很神秘的。
  当然,邓布利多不出现不是因为他已经被暗杀或者正满脸脓疮见不了人,事实上,情况正好相反。
  曾经见证了许多重要历史时间的高维克山谷,此时一片平和,在强大咒语的混淆下,来游玩的人们几乎全部错过了位于山谷边缘的一座房屋。
  偶尔有人能看到,两位青年带着一位小女孩在山谷中散步。
  有着金色长发的青年长相十分俊美,总是展露着灿烂如阳光的微笑,凝视着他身旁穿着一袭白衣的瘦削青年,被注视的青年长相并不能说英俊,然而却充满了一种的儒雅气息,红褐色的长发松松地用长绳系在脑后,半月形的镜片后隐藏着清澈的湛蓝色眼眸,而他们的两手中央牵着的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更如同早晨的第一枝玉兰花,清新得惹人怜爱。
  “爹地,我饿了。”艾贝尔眨了眨与邓布利多如出一辙的湛蓝色眼眸,可怜兮兮地盯着握住自己手的父亲。
  盖勒特连忙蹲下身:“我的宝贝饿了吗?告诉爹地,想吃什么?”
  “我想吃提子蛋糕,还有……”艾贝尔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了话语,有些害怕地望向牵住她另一只手的父亲,“爸爸……”
  “不行,艾贝尔。”邓布利多揉了揉小女儿金色的披肩卷发,“吃太多甜食会牙痛的。”
  “可是……”艾贝尔眨了眨眼睛,湛蓝的眼眸中水雾横生,“爸爸每天都吃很多。”
  “爸爸和你不一样。”邓布利多将艾贝尔的头发勾到她的耳后,语气稍微严肃了起来,“爸爸已经是成年人了。”
  “成为成年人就可以每天不停地吃甜食?”艾贝尔将小头转向自己的金发爹地,仰首问道。
  盖勒特看了一眼自己的伴侣,立刻很干脆地回答道:“当然,我的宝贝。”
  “成为成年人就不会牙痛了?”
  “唔,是的,我的宝贝。”
  “成为成年人就可以晚睡觉?”
  “当然,我的宝贝。”
  “成为成年人就可以做爸爸和爹地昨晚做的事情吗?”
  “当然……啊……艾贝尔你说什么?”盖勒特的眼睛几乎脱框,低头瞪视着自己才三岁的小女儿。
  艾贝尔眨了眨眼睛,小脸有些发红:“昨晚我有些口渴,准备去客厅喝水,经过爸爸和爹地门前的时候,发现你们没有关门。”
  “爹地,你们在做什么啊?”艾贝尔扯了扯盖勒特的手,很认真地问道。
  盖勒特满头黑线地看向自己的伴侣,发现那好看的蓝色眼眸中正暗含着威胁(如果你敢说实话就给我去睡沙发),他只好硬着头皮开始撒谎:“我们……我们在练习魔咒。”
  “练习魔咒需要脱光衣服?”艾贝尔歪了歪头,似乎有些不解。
  “额……”盖勒特满头大汗,“有些魔咒需要,等宝贝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练习魔咒需要嘴对嘴?”
  “额……有些魔咒需要,你……你长大就知道了。”
  “练习魔咒需要把别人压在身下,然后……”
  小艾贝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的爸爸一手捂住了嘴,邓布利多瞄了已经满脸煞白几乎断气的盖勒特一眼,低头对艾贝尔说道:“艾贝尔,家里还有昨天刚买回来的提子蛋糕和巧克力布丁,去吃吧。”
  “啊,太好了。”艾贝尔松开两位父亲的手拍了拍掌,但瞬间又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问道,“可是吃了不会牙痛吗?”
  “吃一点不会。”邓布利多拍了拍艾贝尔的小头,“快去吧。”
  “好。”艾贝尔用力地点了点头,往屋子的方向跑去。
  邓布利多看着女儿消失的方向,确定她不会回头后,伸出手———狠狠地砸上盖勒特的头顶。
  “哎哟。”盖勒特蹲下身双手捂住头,“阿不思你干什么,好痛。”
  “干什么?”邓布利多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地注视着盖勒特,“你说呢?”
  盖勒特努力地揉着头,接着,恍然大悟:“阿不思,你不能怪我忘记关门,明明你那个时候也很急,把我的衣服都扯坏了。”
  “闭嘴。”
  “阿……不……思……反正现在没人,不如我们……啊……”
  远方的艾贝尔蓦地停住脚步,看着远处的天空上飞过的那颗金色的流星,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的帅哥爹地永远这么悲摧,不过,克里斯哥哥说的可真准,只要像刚才那么说,就一定会有蛋糕吃!
  艾贝尔摸了摸胸口的书,这是已经入学的克里斯·里德尔前不久通过秘密渠道寄给她的,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玄妙的事情,比如他的爸爸和爹地是如何……
  当然,她所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比如,他的两位年轻父亲本来的长相并不像现在这样,之所以改变是因为———她出生后喊出的第一个单词不是“爸爸”而是“爷爷”。
  一口气灌掉两瓶青春魔药的盖勒特一手抱住身旁同样年轻的伴侣,颇为悲摧地嚷道:“阿不思,我们是她爸爸不是她爷爷,对吧?”

  哈利反攻番外:推倒魔王是每个救世主的毕生梦想(失败篇)

  继校长长期不知所踪后,副校长哈利·里德尔先生也失去了踪影,已经整整七天没有出现在霍格沃兹,据魔法部部长汤姆·里德尔的请假涵说,哈利校长是得了伤害,可是,在这个魔法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伤寒,会让身体向来健康的副校长连续七天无法动弹?
  事情,要从七天前说起。
  周末无事的哈利在voldemort出门后,小心翼翼地从衣橱中掏出了一个小箱子,这是他前几天从对角巷买回来的最新商品。
  手铐,脚镣,丝带,带着奇异香味的润滑剂,还有一些不知作用的玉质棍棒……如此种种,足有几十种之多。
  哈利是被报纸上的广告所吸引才会买下它们的———想彻底在床上掌控您的爱人吗?
  哈利的回答是:“非常想。”
  和voldemort在一起这么久了,连孩子都有了,可是,他居然一次都没反攻成功过。
  voldemort答应的“一人一次”就是个巨大的谎言,而更悲摧的是,每当他提起这句话时,不管他有多疲惫,voldemort这个衣冠禽兽都会让他在上面来一次,那姿势……要多辛苦有多辛苦。
  想到这里,哈利的脸又红又白,牙磨得吱吱响。
  这次,他一定要反攻成功!
  唔,这个需要,这个不要……
  不一会儿,哈利从这堆东西中选出了自己所需要的手铐和润滑剂,将它们塞到了枕头下面,而后准备将剩下的东西塞回橱柜中。
  就在这时,门响了。
  哈利一僵,快速地将手中剩下的东西塞回箱子中踢到床下,而后一下趴到了床上,闭眼装睡。
  片刻后,一个轻笑声在他耳边响起,来人俯下身啄了啄他的耳朵,而后将一床薄被搭在了他的身上。
  哈利悄悄地睁开眼睛,发现voldemort的手正伸向床头的枕头。
  不!
  哈利的脸色一白,如果被voldemort发现,那么他这几天偷偷付款偷偷邮寄偷偷收货的苦功就全部白费了。
  于是他很光棍地大睁双眼,撑起身,一个饿狼扑虎将voldemort压在了身上。
  voldemort微微一愣,随即一个翻身将哈利压在了身下,倾身吻上哈利的唇,低低笑着:“哈利你故意的吗?”
  我当然不是故意的……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哈利眯了眯眼睛,决定立即下手,于是他搂紧了voldemort的脖子,唇舌间极尽缱绻,手顺着voldemort的衣摆滑了进去,流连在voldemort丝绸般滑润的肌肤上,到处点火。
  voldemort惊异于自己向来不太主动的伴侣今天异常的举动,他微微撤身,仔细凝视着哈利。
  “干什么?”哈利微微地偏过头,voldemort的注视让他有一种想全盘托出请求宽恕的想法。
  “看你是不是真的。”voldemort低下头咬住哈利的耳朵,在他的耳边呢喃。
  哈利猛地转过头,狠狠地瞪了voldemort一眼:“给我滚下去。”
  “呵。”voldemort好不恼怒地微微一笑,咬住哈利耳朵的力度加大,灵活的舌尖深入了他的耳廓,“不。”
  “嗯……”哈利侧了侧头,却逃不开voldemort的动作,“voldy……”
  “什么?”voldemort的舌尖顺着哈利的耳朵一路往下,滑到了哈利的锁骨处。
  “今天,让我帮你脱衣服吧。”
  “嗯……嗯?什么?”voldemort有些吃惊地抬起头,开始第二次怀疑这个到底是不是他真正的伴侣。
  “不要就算了。”哈利别扭地转过头,语气中带了一丝恼羞成怒的意味。
  “当然可以。”voldemort啄了啄哈利的唇角,“如果这是你的希望。”
  骗人,哈利在心中默默地吐着嘈,我每次希望反攻你就一次没答应过!
  哈利将voldemort推翻在床上,骑坐在他的身上,注视着这张满脸笑意的脸,心中暗想:等着吧,待会我就让你笑不出来。
  哈利俯下身与voldemort深吻了片刻,而后,开始用唇解起voldemort的纽扣。
  灵活的舌尖将纽扣从扣眼中推出,而后贝齿轻轻地咬开衣襟,让那些肌肤完全的展露出来。
  voldemort倒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活色生香,解开的瞬间,哈利的唇舌还若有若无地蹭着voldemort的胸膛,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啊……”哈利敏感地感觉到他骑坐的身下有某个东西激动了起来,他低吟了一声,瞪了voldemort一眼,继续着自己的行动,直到将voldemort的纽扣全部解开。
  “voldy……”哈利的手指从voldemort的腹部滑上了他的喉间,轻轻地戳着那个滑动着的凸起。
  “什么?”voldemort的声音有些沙哑,虽然他并不干渴。
  “闭上眼睛。”哈利俯下身对着voldemort的耳朵吹气,手指在voldemort的耳垂下画起了圈圈,“我要给你……提前回家的奖励。”
  哈利满意地看着如他所愿闭上眼睛的voldemort,心中大笑,哼,何止要给你奖励,我还要给你天罚。
  哈利屏住呼吸,趁着帮voldemort脱去衬衫的机会,将voldemort的双手高高抬起,而后———一手将枕头另一边的手铐拿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voldemort的手上铐去。
  “咔嚓……”
  然而,铐上的,却不是voldemort的手。
  哈利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双手上的镣铐,又看着正危险地对着他笑的voldemort,吞了口唾沫,开始尝试着往后退去,却被voldemort一把按下腰,牢牢地固定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我亲爱的哈利。”voldemort的声音暗沉起来,带着些许的戏谑,“我从来不知道,你喜欢这些小玩意。”
  “不,这是误会。”哈利摇了摇头,苍白地辩解着。
  “呵。”voldemort从枕头下掏出哈利藏起的另一个小东西,挑了挑眉,“有催情效果的润滑剂?原来,我平常的表现是这么地不让你满意。”
  “催情效果?”哈利瞪大了眼睛,梅林啊,他以为那只是普通的润滑剂。
  话音未落,他已经被voldemort压倒在了身下。
  “看来,我需要改进了。”voldemort的手撩开哈利的衣襟,有些凉瑟的手指缓缓地往里探去。
  “不,你现在就很好,非常好。”哈利摇了摇头,努力做着最后的努力。
  “是吗?”voldemort一口含住哈利胸前的茱萸,快速地舔吮着,心中暗笑。
  那只箱子里貌似还有不少好东西,现在,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试试看了。
  真不枉他特意将那张报纸放到餐桌上啊……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子子昕风

Author:子子昕风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